山楂木

一个大写的深井冰。废话流。认为摸鱼才是第一生产力。

回忆

“哈利,”红发的青年扯着忙碌的大英雄的袖子,“我想打魁地奇。”

“乔治,”哈利努力让自己牵起的笑容不那么僵硬,但失败了,“你先去帮罗恩看店吧,他有点搞不定你……”

硬生生的把“们”字吞进肚子里,心虚的对上乔治的眼,好的,没有发作。哈利脸上的僵笑又打了一个尺寸,“罗恩有点搞不定你的烟花。”

乔治的脸上露出了那种令哈利心碎的,熟悉的,曾经只有和弗雷德在一起才能露出的那种孩童般得意的坏笑,挥手说再见赶回店铺,但是双子的另一半已经不在了。

店铺招牌上,Weasley’s的一撇刺痛了乔治的双眼,他耸耸肩,跑进店里。罗恩站在混乱的中心,手足无措的看着一打打的韦斯莱烟花四处撒欢儿,一如双子的曾经。

“我发誓我只是想把它们放到货架上!!!”罗恩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被爆炸声淹没,他真的太慌张了,笑话商店老板可不是人当的,“你们俩研究出的东西总是那么棘手!!!”

慌张的口无遮拦。罗恩眼看着乔治的瞳孔逐渐放大,推倒、砸毁一切能反射光线的物品后,踉跄的跑了出去。

徒留罗恩一人在更加混乱的混乱中心。他开始打扫这一切,周围的熙攘潮水般的裹挟着他,像个孤岛。

没有歇斯底里,没有大吵大闹。如果是那样兴许会更好办一些,但乔治只是站在他漆黑的房间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

“呼神护卫,呼神护卫,呼神护卫……”

怎么会呢,他快乐的生活了一辈子,怎么会没有快乐的回忆呢……

为什么呢,他机械的念着这个咒语,是想要证明些什么吗……

5岁时,他躲在门口,吓了爸妈一跳,这是他的第一个恶作剧。

8岁时,他把罗恩心爱的玩具熊变成了一只毛茸茸的大蜘蛛。

11岁时,他去上学。

18岁时,他炸了学校。

然而一切都在20岁的时候戛然而止。

空洞,无比的空洞。

门外,一家人屏气凝神的听着。

“不!”赫敏咬着手,流着泪,“你们为什么要他想起来?!这样不也挺好的么?这对他太残忍了!”

哈利闭着眼:“不,赫敏,你应该很清楚,有些事,不是一个‘一忘皆空’就能抹去的……”

赫敏哭的更凶了,打着嗝儿罚说漏嘴的罗恩去跪魔杖。

房间里,乔治换上了礼服,从床下搬出了一幅画——是弗雷德。

乔治叹了一口气,把弗雷德的笑容补充完整。弗雷德眨了眨眼。

“嘿,别哭。”他轻轻的说,“我的颜料还没干呢。”

“这一点都不好笑。”乔治说着,在画中添了一块蛋糕,“如果我死了,我就要让画家给我画上耳朵,那样妈妈会吓一跳的吧。”

“别傻了。”

“愚人节快乐,弗雷德。你没有死对不对?快出来吧,你已经骗过所有人的眼睛了,但你骗不过我的……”

“我很抱歉,乔治。生日快乐,还有……”

“十二点钟已经过了。”

———THE END———

双子,生日粗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