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木

一个大写的深井冰。废话流。认为摸鱼才是第一生产力。

“COLORFUL”

烦死了。

稠密的人群烦死了,让开啊,别挡住我的波特啊!

哦,梅林。

这是霍格沃茨的霍格莫德周,我已经视/奸,不对,监视了破特好久了。据可靠消息称,波特今天会光临蜂蜜公爵,好的,我就在那里蹲守。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人太多了。哦!梅林!本来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告白,言辞,应对方式,讲话时的声音语调,手势动作准备了满满两卷羊皮纸,可是现在都被着该死的人潮挤丢了。

都多大的人了就不知道少吃点糖吗?!

当然,我说的是波特除外。

这下崩了,没法近距离表白了。

灵机一动,想到不知是谁说的:

“对心爱的人用口型说colorful,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哦。”

那就这么办。

好的,破特的头转过来了,他看过来了……

他愣了一下,然后用那种惯有的愤怒眼神盯着我。

说实话要不是有任务在身我真想让他多瞪我一会儿。

好的你能做到的马尔福,我深吸一口气,然后朝着他的方向,说了一声:

“Colorful.”

我看到他愣了一下。

是不是口型太小他没看见?还是刚才又个赫奇帕奇挡住我了?我又多说了几遍。

“Colorful,colorful,colorful,Potter,colorful…”

下一秒,绿眼镜鸡窝头的格兰芬多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我有些惊慌,又有些愤怒:

去你的!真令人意想不到!!

像一个巨大的果冻,人群被一把无形的刀划开,又紧密贴合起来。

片刻后,那把“刀”化为人形,站在了我的面前。

“波特。”我听见我自己这么说。

然后是小于伏地魔化着浓妆穿着兔女郎的衣服在墓地里搔首弄姿的几率的事件发生了:

我们拥抱了。

我不知道是他扑过来还是我搂住他或是他背后的红毛大脚板地精推了他一把还是别的什么,我们拥抱了。

然后是小于邓布利多整整一分钟没有吃甜食的几率的事件发生了:

我们并没有推开彼此。

“哦,该死的马尔福,”他这么说,声音在我怀里闷闷的,“我很高兴你终于主动了一会,知道吗,这个几率简直是该死的小于斯内普洗头,但我还是很高兴……你放下了你所谓的架子。”

“呃,其实我……”

“好了好了,I love you说太多遍真的不会腻吗?我听到了耶。”

好吧,我今天才知道,“colorful”和“I love you”的口型很相似。

真令人意想不到。

还有比这更令人意想不到的。

我和波特在一起了。

----The End----

colorful 梗源自于网易云评论,侵删。

评论(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