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木

一个大写的深井冰。废话流。认为摸鱼才是第一生产力。

脑洞

哈利丢了一根金发扔到坩埚里,灌了一口酒。
“德拉科……”他呢喃着。
锅里的药汤发出令人作呕的味道,但在哈利看来,任何珍馐美味都相形见拙。
他一饮而尽。
举起蒙尘的镜子,看着自己的脸慢慢变成德拉科的样子。
他听不见镜子碎裂的声音,听不见赫敏的哭声,罗恩的叫喊,卢娜的祈祷。
他只听见镜子里的德拉科对自己说:
“我爱你。”
德拉科摇摇头,苦笑道:“当初真不应该教你怎么熬复方汤剂,疤头。”
伸手圈住那愈发瘦削的身躯,手臂却径直穿透了他的肩膀。
夜幕降临,月光照耀在这个可悲的,赢了战争输了一切的黑发男人身上,也穿透了一个银白色的,企图拥抱男人的更可悲的幽灵。
The End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