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木

一个大写的深井冰。废话流。认为摸鱼才是第一生产力。

大馒头大馒头!(误)摄魂怪梗

我闻到了快乐的味道。

那味道好的很,很香甜。有马尔福庄园里夏季绽放的蔷薇的味道,有刚出炉的派的味道,有斯莱特林地窖里魔药的味道,还有疤头衣领上的麻瓜洗衣粉味。

我舔了舔唇,却发现这根本做不到,好吧,我无奈地接受了这个事实,更重要的是,我根本无法抗拒这股幸福的,快乐的甜美。可这不行,我只能吸食那些背负着罪恶的灵魂,可它们该死的令人作呕。

梅林,我真的无法想象我的同事,或者说是同类,是怎样一脸饕足地撕扯,吞咽,并跟我分享那些不算灵魂的灵魂味道。

阿兹卡班就他/妈不知道改善一下这该死的伙食吗?!

“哦,别傻了德拉科,”一个同事拍了拍我的肩,用它枯槁朽木般的焦黑色的手,它发散着腐烂的恶臭。真讨厌,我好不容易洗干净的袍子,虽然我知道监狱的水质并不怎么样,而且我也没有魔杖,但至少这是一点心理安慰,“哈利波特是不可能这么做的。”

“离我远点。”我低吼着,听到这个名字我就没来由的烦躁。这个人间接导致了我的死亡,不,是导致了我变成了这副鬼样子。

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在战后顺理成章的成为了魔法部部长;而我,一个食死徒,当然是接收到了摄魂怪的“吻”。

我一直很奇怪,摄魂怪是怎么繁殖的,如今我用亲身经历证实了:他们(或者说“我们”)吸食的灵魂都会变成新的摄魂怪,而摄魂怪是有自己的语言和思维的。

好了,现在有一阵骚动,哈利波特来了。我不知道他一个部长为什么要来这个鬼地方。我有一个想法:他或许是来找我的?

但这个想法马上就被我自己否定了。

糟了,就是他身上的气息,太甜美了。这下不仅是我,其他的摄魂怪也蜂拥而至。

空气一瞬降至冰点。

我飞扑出去,把试图靠近他的摄魂怪撞飞,混乱中我看见哈利蜷缩成一个球,捂着耳朵,瑟瑟发抖,我还听见了身后那些摄魂怪凄厉的尖叫和粗鲁的咒骂。

我抱起哈利,把他放到一小块阳光下,当然,我垫着我的袍子,怕脏了他。

“德拉科。”他睁开眼看着我,笃定地说。

我愣住了。
“你想不想尝尝我灵魂的味道?”

“你疯了。”

“我是疯了,我还没有试过摄魂怪的吻呢。”

“要不……和我试试?”

THE END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