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木

一个大写的深井冰。废话流。认为摸鱼才是第一生产力。

元宵贺文

全校都知道了德拉科跟哈利俩人有意思的事儿。

要知道当初的版本是:

“Draco and Harry sitting in the tree,两两相望不知意。”

除了当事人。

事情从那天下午,秋张往哈利手里塞了中式点心开始,哈利感到后颈一凉。

马尔福“碰巧”从树上跳下来,空降在面红耳赤的两人中间,响亮地吹了一记口哨。

“哟破特,不错嘛,勾搭上了个拉文克劳?”他说,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为了搅黄死对头与未来死对头夫人的约会以免他们生出来死对头二世?对,一定是这样,马尔福在心里对自己说,“那你的论文没差了,我非常乐意看到在魁地奇比赛时两个追球手旁若无人的在空中热吻哦~”

“马尔福你就是没有女朋友嫉妒!”哈利生气的说,梅林,他没有女朋友就来找我的岔?就不希望我有女朋友?哦是的,他怕不是害怕自己的死对头与未来死对头夫人约会结婚生出来死对头二世?

马尔福走之前,伏在哈利耳边说了一句话。

“是的,可是我觉得我还是可以帮你写魔药论文的。”

马尔福一阵风似的回了地窖。

鼻尖萦绕的,全是破特衣领上的柠檬味麻瓜洗衣粉味,居然比舞会上那些粘上来的女孩儿们身上的香水味好闻的多。

耳朵边缘红红的,软软的,撅起嘴就能吻到的距离。

未经仔细修剪的鸡窝头微卷的垂在颈边,真想一大瓶发胶给他拾嘬干净。马尔福抓抓自己顺滑的金发,想。

哈利一阵风似的回了塔楼。

他把秋给的点心放在一边,抓抓头发徘徊了几圈,打开了。

几个炸汤圆,和一张字条。

哈利抓起一个塞进嘴里,大嚼这种甜滋滋黏糊糊的中式糯米食物,心想如果蜂蜜公爵卖这个好东西德拉科一定会包下来所有份的。

如果秋喜欢德拉科是不是他就可以吃到了?

如果今天德拉科出来搅局是为了抢秋张呢?

不对啊白鼬说他没有女朋友啊……

“Draco and Harry sitting in the tree…”

字条上这么写着。

哈利的脸红了。

不,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晚上……

德拉科睡了个午觉,梦见哈利和秋张抱着一个黑发绿眼的孩子。真是糟糕透顶,明明金发绿眼才是最妙的搭配。他起身,叠了一只纸鹤。

纸鹤载着某个少年的希望飞向塔楼,它很幸运,越过了关窗的罗恩的手直接飞进哈利怀里,而不是被窗户挤烂。

“塔楼左边第三棵树第二根叉,我等你。”

哈利哑然失笑,伏地魔什么时候有兴趣和鸟类探讨筑窝技巧了?他知道秋张是个有活力的女孩子,会爬树的那种。

但他爬上树看到的是一个男的。

“马尔福……”他说,“我知道你喜欢秋张……”哈利低着头,不敢看马尔福脸上嘲弄的表情。

哈利……马尔福本想这么说,可是傻疤头的想法太可笑了,他喜欢秋张?!开什么玩笑!憋着笑继续听下去。

“我知道我们做了很多年死对头……”

“但我觉得……”

“我们能不能……”

“休战?/好。”

两个人丝毫没有意识到以秋张为首的人们已经团团围住了树。要不是被赫敏控制着,罗恩发誓他可以用光速冲上树然后救基友于水火。

“Draco and Harry sitting in the tree!”

卢娜的声音响了起来。

哈利没有注意那些。

因为德拉科轻笑了一下,按照童谣的指示自动做出了下一步……

“K-I-S-S-I-N-G.”

----THE END----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