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木

一个大写的深井冰。废话流。认为摸鱼才是第一生产力。

还是写手挑战,请务必看完!求你们了!

“德拉科。”

话语如同冰碴,凝结在空气中,气氛迅速降到冰点。

“我……得绝症了。”

他颤抖着双唇,几乎是耗尽了全部气力。

同样的,苍白而颤抖的手递来一张薄薄的纸片,却有着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绝症诊断书落到我手里时,我只是冷笑,但并没有哭泣。

“呵,呵呵……”

“疤头,你得了这个病?”

诊断书上写着:

病名为爱。

“看来是需要好好治一治啊……”

一夜未眠。

THE END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