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木

一个大写的深井冰。废话流。认为摸鱼才是第一生产力。

空间的写手挑战,情人节发糖开始!

天,终于黑了。

他抱着自己爱人的尸体沉沉睡去,脸颊上还挂着分明的泪痕。

这,就是圣芒戈的护士们所看到的。

当然,我们都知道,有的时候,眼睛所见,未必是真实的……

阿斯托利亚得病已经很久了,一个身形瘦削的病秧子是不会有人喜欢的。

但……怎么说呢,大战以后德拉科·马尔福偏偏力排众议跟她结了婚,并且甜蜜的一塌糊涂。

当然,我们都知道,有的时候,眼睛所见,未必是真实的……

生下小蝎子斯科皮后,马尔福一家三口更为甜蜜。他们甚至邀请了男主人的前死对头——哈利·大难不死的男孩·詹姆·救世主·波特来他们的新年爬梯。

波特答应了。

一时间舆论哗然。

一时间,《昔日死对头冰释前嫌?!》《巫师界救世主与前食死徒战后首次会晤!!!》《哦!开什么弯角鼾兽玩笑?哈利和在马尔福庄园留宿一晚孤男寡男共处一室?》(喂卢娜我知道这是你写的)等报道铺天盖地的以洪水猛兽之势用各种语言席卷各国巫师媒体的头版头条。

对此,两家当事人什么都没有表示。抛给了媒体们一个巨大的问号。

事实证明,留宿庄园的那一晚,阿斯托利亚女士的头顶确实多了点什么。

哦,别想歪,那是哈利以他的“直男”审美精心挑选的一顶坠满蕾丝和珍珠的紫色无边软帽。

德拉科调笑道:“这个审美基.佬极了。”

“哦,你才是基.佬,老子是直的。”

哈利离开马尔福庄园时,脖颈上的吻.痕和酸痛的腰无声的反驳着他几小时以前说过的话。

阿斯托利亚对此浑然不知。

后来,她的病情恶化。

后来,她住进了圣芒戈。

后来,哈利辞掉了傲罗办公室主任的职位,去了圣芒戈,顺便占据了各大巫师媒体的头版头条。

那一天,终于到来了……

“破特,给我魔杖。”

“波特,手术刀。”

“哈利·波特!魔药,缓冲魔药!”

“哈利……我累了,肩膀借我靠一下,就一下下……”

“你说……”

“嗯?”

“我们俩原本是死对头……”

“本以为会分道扬镳……”

“但我居然还在这里……”

“抢救你的老婆……”

“你说……”

“我是不是傻?”

“是啊傻疤头,陷入恋爱中的人最傻了。”

“哦,马粪你哪来的自信。”

“因为我爱你,我就相信你也爱我。”

天,终于黑了。这台手术做了一天,但失败了

德拉科累了,趴在手术台边沉沉睡去,脸颊上还挂着分明的泪痕。打哈欠留下的。

这,就是哈利看到的。

“德拉科,我承认你的自信是正确的。”

THE END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