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木

一个大写的深井冰。废话流。认为摸鱼才是第一生产力。

依然是写手挑战,情人节预热

我失明了,身边的人陆续离去,连同……

我最放不下的他。

我是德拉科·马尔福,我在斯莱特林情人节前夜的单身狂欢party上被潘西那个鳖孙儿施了一个咒(潘西:哎呀别这么说,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下半生(身)的幸(性)福嘛)。

在一片黑暗和抓瞎中,我听见潘西说:

“哦,别那么着急Dray。这个咒语会导致你失明一段日子,并会隔离你身边的人,直到你爱的那个人亲吻你才能解除。”

“哦这个沙雕魔咒是谁发明的!”

“呃,是弗立维教授……”

“well…记得帮我请假,然后……带饭。”

Day One

糟糕透顶,简直糟糕透顶!

我已经两顿饭没有吃了。

失去了视力,其余的感官被无限的放大。刺鼻的香水味就像那些韦斯莱烟花阴魂不散,渗透进心里,无法驱散。

“四分五裂!”

“神锋无影!”

不停的破坏,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弥补心灵上的空虚……

Day Two

一夜未眠,不过这对于深处黑暗中的我都没有关系。

那些作业,那些情书,一个都不想理会。

这样的生活,或许挺好。我有些变.态的想。

或许我应该开始享受单身了?

但在我享受单身之前,请允许我想一想,这种空虚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饿死我了。

Day Three

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哈利拍开了我的手,是他吞下了金色飞贼,是我们在禁林里瞎逛,是他和我在决斗台上,是他骑在蠢鸟上的傻样儿……

醒了以后,我发现,我.的.裤.子.湿.了。

惊讶但不惊吓的结果,我意外的淡定。

至少……我现在确定了目标对吗?

Day Four

“Dray!Dray!!”布雷斯疯狂的捶着我的门,“哈利和那个万事通小姐闯进来了!!!”

我觉得我的身体已经成为了一台……呃……那个麻瓜词汇怎么说来的?搜索引擎,只要输入那个名为“哈利”的词条,就会涌出无数的废话,回忆,荷尔蒙,已经肾上腺素。

但还会有一些答案我没有看清。

来不及看清了,搜索对象来了。

“马尔福,事先说好,我只是来救你的。”

嘴唇上突如其来的触感,令人心悸。

鼻尖萦绕的,是淡淡的麻瓜洗衣粉味儿。

我缓缓的睁开眼睛,惊喜的发现对面那双混沌的绿眸也逐渐变得清明。

毫无意外的,我加深了这个吻。

饥饿,它这只小魔鬼点燃了我的味蕾。哦,该死的疤头,嘴里还有巧克力的味道……

我现在知道那个答案是什么了:

爱。

THE END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