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木

一个大写的深井冰。废话流。认为摸鱼才是第一生产力。

最美的酒【大李杜】

与谪仙人相遇时,我便知道。

他,终是我今生,一道无法越过的,沟壑。

与你陈留初见,我便知,我虚度了三十余载。

一次,你去骑马了,高适问我:

“老杜啊,你……”

“是不是……”

“不知道李白……”

下面的话,我都听不清楚。我晕乎乎的。

像醉了酒一般。

不,与醉酒不同。心里满满的,像是要……飞起来。

抬头,发现了仙人狐狸般的笑靥。

我的唇,不知因什么而干涩:

“山木又兮木有枝……”

他笑的更加开心。

“叫我太白便可。”

西方极乐,凤鸾相依;牡丹绽放,同枝连理;一个道痴心数载今如愿;一个念蓬莱仙阁无法还。美哉!今夜无眠尽纵欢。悲夫!世事难料从此别。

我知道,太白最美的酒。

莫过于他自己。

在这个不是梦境胜似梦境的结尾,太白对出了诗的下半句:

“吾有酤兮酤已陈。”












@阿笼 谁说李杜不能甜?

下次出太白视角。

评论

热度(5)